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生命凝成的故事》 王 标

时间:2019-02-1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  星期天,早晨下了一阵小雨,放晴后空气格外清新。吃过早饭,我光了光脸,整理好衣服便骑车上班。开了办公室的门,打扫好卫生,我因职务的提升,心情特别高兴,正准备坐下加班整理一份下周急用的上任讲话稿,突然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叫我赶紧回家一趟。我以为家中可能出了啥事,就赶紧请假回到家,进了院子便一头扎进屋子里。“爸,我回来了,有啥事呀。”我急切地问。只见父亲正坐在堂屋当门的椅子上悠闲地喝茶,我就有点儿不高兴:“爸,我还有工作,你叫我回来弄啥?”父亲没作声,用手示意我坐到他旁边,用浓重的家乡话慢条斯理地说:“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我不知父亲想说什么,便急忙地把椅子向前移了移:“爸你快说,我还有事呢。”父亲用手遮挡着嘴,咳嗽了两下,亮了亮嗓子说:“虎子,我已年近90了,人老啦,听说你要调到一个有权有钱的市经济开发区去工作,并且要担任主要领导,这很让我高兴。但是咱们家的故事我还是要给你再讲一讲。”父亲边说边郑重地用手指点着我。我一听就为这个事就有些恼火:“爸,你所讲的故事我们晚辈们早已听过百遍了,我也早已牢记在心。我还要赶紧回单位加班呢。”父亲见我不耐烦,猛地板起脸,用手往椅子扶手上猛地使劲一拍,命令似的说:“加班也不行,今天,我必须给你再讲一遍!”父亲一向严厉,我不敢顶撞,只好顺从地任他老人家“摆布”。

  父亲把椅子挪了挪,神情严肃而又认真地瞅着我的脸,好像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你要记住,咱是安徽省蒙城县板桥集卢老荒村大王庄的人。1942年,彭雪枫的部队从咱老家门口过时,咱庄上的老百姓听说是抗日的部队,很多年轻人都自愿参了军。我和我的两个哥哥也就是你的大伯、二伯都是在这年一起参加了新四军的。”父亲见我有些心不在焉,猛地用拐棍往地上一捣,大声喝道:“你小子想啥来,心跑到十八里地外了!”我猛打了个颤,慌忙道:“爸,我都听着呢,听着呢。”等我安下神来,父亲便指着我的额头说:“你再不好好地听,我非得敲你个熊孩子不行。”父亲显然是对我的不耐烦愤怒不已。我慌忙认错:“爸,我错了,我一定认真地听,你接着说吧。”停了会儿,父亲消了消火气,拄着拐棍站了起来,然后坐下,好像原谅了我。他十分动情地接着说起了他从前刚入伍的情景:“当时我和你大伯、二伯都在新四军第四师的三十二团一营三连。我当时只有十三四岁,年龄小,个子矮,你大伯、二伯总是护着我,开始我胆子小,一听枪响就害怕。当我经过一次又一次战斗的锻炼,我才逐渐的胆子大起来。而你大伯身强力壮,作战机智勇敢。在一次同敌人的遭遇战中,他一人打死了八个鬼子,浑身溅的净是血,身上也负了六处伤,其中一处是子弹从前腹穿透后背,可他只是简单地进行了包扎治疗,又带伤参加了新的战斗。他入伍时间不长就提升为排长。我和你二伯就一直跟着你大伯随大部队冒着枪林弹雨,南征北战,打击日寇。在我心中,你大伯一点都不怕死,还能打死很多日本鬼子,那真是很了不起的人啊!”

  说到这里,他好像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表情显得十分骄傲而又凝重:“你大伯身高体壮,力气很大,又灵活,跑起路来,一般人都撵不上他。但他饭量也大,当时咱们的条件相当艰苦啊,战士们穿的全是地方上老百姓做的衣服,经常光靠两条腿一天行军一百多里地,还吃不饱。在一次战斗中,为掩护首长和主力部队转移,我们营担任了强攻一个村庄前的一处高地的任务,目的就是阻击并牵制敌人。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子弹从头顶上嗖嗖地直飞。落在阵地上就像下雨的雨点一样。双方打得都很猛。虽然敌人伤亡很大,但我们营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刚开始是二连先上,二连的连长、指导员带头往上冲,最后整个二连全部打光了。可是,我们的战士们却没有一个后退半步的啊!这时,营长命令我们三连接着往上冲,由于敌人火力很猛,我们三连的战友也成排成排倒在了冲锋的阵地上,他们临倒下的那一瞬间,全是昂着头,瞪着眼看着前面的阵地,最后才倒下去的。那壮烈场面的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无法想象啊!”父亲的声音低沉,眼睛也湿润起来。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当我们拿下并坚守住了高地后,我们的首长和部队的主力已安全转移到了预定的目的地,并在运动中歼灭了另外一支前来增援的日本部队。这时,敌人的飞机也飞来增援了,因此,上级便命令我们剩下人员快速撤离,防止敌人反扑。刚巧,这时炊事班的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把一锅米饭送了上来。由于我们从早上一直战斗到傍晚,一整天都没吃没喝,看见米饭,就感到饥饿难忍,但是连长明令要求,每人赶紧抓一把米饭,快速后撤,你大伯按照命令只抓一把米饭,就向后撤了。可由于饿得很,已走好远,又跑回去想再抓一把。可当他刚回到米饭锅跟前,伸手抓第二把时,敌机投下一颗炸弹就在身旁爆炸了,你大伯和另外两名战友都牺牲了。”

  父亲讲到这里,显得十分伤心,眼里又含满了泪水。稍微停顿了一下,父亲抹了抹双眼,继续用低沉的嗓音说:“你大伯没死在冲锋的路上,却为了贪吃一把米饭丢掉性命,太不值了!”听到这里,我也控制不住,流下了热泪。

  父亲接着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了。可是蒋介石又发动了内战,作为军人,我和你二伯又参加了解放战争。1949年解放战争到了最后阶段,毛主席发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命令。由于我们部队过江的位置,是对方重兵防守的地方,部队过江用的全是木船,当时船头上也是堆满了牺牲的战士的尸体呀,我们剩下的人就用战友们的尸体作掩护,继续前进,直到打过长江。当我们过江后,根据上级首长指示,部队全力追击一支国民党军队。败退的敌人逃跑到了一个小县城时,便留下一小部分兵力,利用一段破损的城墙作掩护,阻击我们前进。这时城墙上有一个国民党的军官,身背一袋子大洋,不停地喊:顶住,顶住,只要不后退,每人赏二十块大洋。但是兵败如山倒,敌人在我强大的攻势下,很快就败下阵来。由于那名军官身上背着沉重的钱袋子没舍得丢,行动迟缓被我军击毙。那名军官死的时侯身子趴在城墙上,身上的钱袋子被子弹打得净是窟窿,洋钱洒落在地上滚得满地都是。上级命令,凡敌人丢下的东西,什么都不要拿。赶紧越过去,继续乘胜追击敌人。当时我们所有人经过那段城墙时,都只顾往前冲,洒落在地上的洋钱踩在脚下没有一个停步的,只有你二伯冲到洋钱洒落的地方,停了一下,弯腰想去拾一块掉在地上的洋钱。可就在你二伯弯腰停留拾钱的一刹那,敌人的狙击手用枪瞄准了他,结果,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你二伯中弹牺牲了。”

  父亲异常激动,我赶紧安慰说:“爸,您别难过。”父亲颤声说;“你想想啊!全国就要胜利解放了,你二伯却为拾敌人掉在地上的一块大洋丢了性命,多让人痛心呀。”父亲说到这里已是老泪纵横。

  停了又停,父亲才调整过情绪来:“全国解放后,我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先后从排长、提升为连长、营长、团长,直到胜利回国。党和人民给了我许多的荣誉。但我认为我是沾了牺牲了的战友的光啊,没有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也没有我的今天。我就是到死,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他们啊!”

  1955年我响应党的号召,脱下了军装,转业到了地方工作。工作了一段时间,上级领导准备把我安排到一个重要的职位上去工作。当时我因手头上的工作没有交接完,还没来得及上任。这时有一位老战友四处托关系,也要求去这个重要的岗位上工作。我见领导为难,就主动放弃了这个位置。反正什么岗位都是为党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吗。哪曾想,没过几年,那位四处托关系找领导跑官要官的战友却因经受不住名利的诱惑,利用职务之便,做了一些以权谋私,违法乱纪的事,被开除了党籍,蹲进了大牢,悔恨之余自缢而死。“如今,我早已离休,人也老了,没有权,也没有给你们留下钱财,你们不也都过得很好嘛?现在我儿孙一大家子,我比起你大伯、二伯和那位向领导跑官要官的战友要幸福得多呀!”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父亲的用意。

  最后, 父亲拉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虎子,你也是一名军转班干部,马上又要走上重要的领导岗位了,一定要知道怎样做人、做事、做官,你能经常在睡觉前想起这些故事,那就是你的福气!”

  我抚摸着父亲苍老的手,然后起身,郑重地向他老人家敬了个军礼:“爸,你放心,我决不让您失望。”

  告别父亲,返回办公室的路上,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凉爽的微风吹拂着脸庞,我觉得头脑更加清醒许多,感觉整个路面比从前更加的宽广了。

上一篇:《 情系香丘》 赵恒磊

下一篇:《岁月如荷》 周寿鸿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