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拯救古诗词吟咏 圆梦国学》 曹元明

时间:2019-02-1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  1979年春,我充满青年的朝气参加了九江地区抢救民歌的活动。三十多年后,我披着灰发,有志投入古诗词吟咏的复兴。我在寻找复兴的航船。

  摇荡心旌的水乡吟

  有位对诗词吟咏研究颇深的教授告诉我,现在祖国大陆会吟咏古诗词者屈指可数,台湾、香港地区还有少数。日本和韩国倒有能吟咏者在努力。听后,我感到异常震惊和心痛。它也触动了我久藏心间的切切情愫。

  我曾有位出身书香门第的亲戚,原任中学校长。在干部下放时,他脱教归乡渔耕。每每收工回家,他就在鄱阳湖畔边洗边吟,古香古韵,像在享受劳动后的轻松。有时声韵伤感却韵味无穷,我听得魄动魂牵,久久难忘,便记住了一些情真意远的唐诗宋词。那时我刚上初中,喜欢在课文后的空当中抄一两首唐诗宋词,学着吟咏。亲戚也会指教。巧合的是,九江师范有位对国学造诣很深的项艺生先生,下放到周溪中学教史、地。晚饭后,他有时用黄梅口音吟咏古诗词,也是古香古韵的,听得我很着迷 ,细心揣摩项老师那消失在鄱阳湖烟波里的拖腔。

  中国人自古苦读诗书者不少,会吟咏诗文的人各地都有。其实,它是古代朗读的一种特殊形式。声律的抑扬顿挫,各地大致相同,并不新奇。然而,到了今天,就像秦砖汉瓦,它的文化和历史价值不言而喻。可惜的是历史的动乱,也把国学的一角淹没了,后继者寥寥无几。我到九江师范读书时,正赶上“火红的年代”,吟咏诗词连同古诗词本身都被当做封建文化的糟粕,饱受批判。我少年时吟咏古诗词的美梦在心海无奈地落下了风帆。

  斗转星移,大地回春。1984年我有幸参加了九江市江州诗词社的成立。九江几位先贤照理能咏能吟。可惜当时人们还难以摆脱几十年形成的“革命”观念,诗词吟咏不敢摆上桌面。几十年来,即便我从事专业或业余文艺工作时间很长,参加的文艺会议无数,但“诗词吟咏”依然是凤毛麟角、知音难觅。虽然旧梦难圆,但国家日益昌明,不少睿智的学者还是倾注了热心。1992年,九江师专古籍研究室主任、一级教授凌左义先生多次认真听了我的吟咏,既动容,也感慨。1993年二月聘请我为古籍研究室的助理研究员,鼓励我对国学和诗词吟咏作出努力,并发给聘书。

  古诗词吟咏比朗诵更具民族特色和国学价值

  心仪者,无不仰慕童自荣、方明、丁建华、姚锡娟等名家的朗诵。丁建华动人心弦的《致橡树》、童自荣让人如醉如痴的电影配音,已成为我国语言艺术的珍品。我感到现代朗诵与古诗词吟咏,虽然在抒发情怀有诸多共同点,但在源头和目标上古诗词吟咏更具民族特色和国学价值。

  当代中国普通话朗诵,深受苏联戏剧的影响,激昂、高调、夸张、表演化。朗咏者如同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强调的演员要“内部体验”,即跳出“自我”,从心灵到形象进入角色,为塑造所谓的艺术形象而声色俱厉,做作出种种“情态”。听众只能仰视,和表演者有着圣人般的陌生和距离感。古诗词的吟咏则不同,它温馨的中国特色和真挚的民族情感,正好是吟诵咏者随时随意的内心倾吐。它平民化、生活化、劳动化,宛如中国民谣,平易近人。少年时,我常听到些家庭妇女一边干活一边吟诗:“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多么亲切。可见,古诗词吟咏已深植人民心田。

  现代朗诵与诗词吟咏还有主客关系的不同。朗诵者是人在为作品服务。为了把诗文朗诵好,朗诵者刻意向大师级权威模仿。这样就造成千人一面,犹如复制。古诗词吟咏则不同,往往是把诗词作为表达情感的载体,倾吐或宣泄自己的喜怒哀乐。“不涉理路,吟咏性情,独抒性灵”。从某种意义说,诗词是为吟咏者服务。

  可以说,古诗词吟咏是中国古代文化语言艺术的活化石,镌刻了中国人的历史情怀和心声。它有鲜明的民族性,也更具世界性。

  拯救古诗词吟咏时不我待

  时不我待,天亦逼之。

  如果说,失去的东西,还不觉得珍贵,那么被别人拿去占为己有,你一定会后悔的。那可是我们祖宗留下的宝贝呀!

  我国各地都有对古诗词吟咏孜孜不倦的追寻者。中国地理辽阔、人口众多。尽管由于地域和文化的流派各异,古诗词吟咏风格、声韵有些差别,这不但不会造成妨碍,而且说明相互交流、百花齐放、去伪存真的重要。

  目前,古诗词吟咏的状况是,有些主管的文化部门忙于“大事”,无暇顾及“小儿科”。大学也未形成气候,只有少数教授单打独斗 。小学反倒积极,但绝大多数是以现代诗歌朗诵的形式而展现。有些地方把民歌、戏曲当作诗词吟咏。前不久,日本友人来九江交流古诗词吟咏,九江的主持人在邻居湖北省黄梅请来吟咏者。可是,他们奉献的是唱黄梅调,属戏曲。有台歌舞《春江花月夜》,国家顶尖的主持人朗诵白居易的《琵琶行》。从舞美到服装,都显示出导游的精心和才能。可惜,这出反映中国古代浓郁情感的舞剧,总觉得缺少些古代气息,要是能增添古香古韵的古诗吟咏,那就会焕然一新而在艺术上产生质的飞跃。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我们有责任呵护好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在中华民族复兴的壮丽事业中,有志之士振兴古诗词吟咏的共同理想也会春明梦圆。

上一篇:《做快乐教师,品幸福人生 ——中国梦·为师 》 周 杨

下一篇:《不知江月待何人》 陈静雨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