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百脉泉断想》 张向民

时间:2019-02-1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人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我惊叹过九寨沟的水,那神奇梦幻的翠海叠瀑,宛若一串串从天而降的珍珠,撒落在这不见纤尘、自然纯净的“童话世界”中,让我久久不能释怀。从九寨沟归来,那一张张精美如画的图片一直占据着我的微机桌面。但在我心底却依然珍藏着另一汪清水,她就是——百脉泉。

  初识百脉泉,还是十几年前的一个盛夏,出差章丘,忙了整整一天,子夜时分和几个同事拖着疲惫和汗酸的身体,投宿百脉泉宾馆,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冲个冷水澡。总台服务员告诉我们,院中便有冲凉的好去处。我们循着院中潺潺的流水声,在十几株高大柳树的掩映下,找到一处石柱铁栏围绕的泉水,青石垒砌的圆形泉池,直径约有五米,泉池中央一股清水从网罩内喷涌而出,声若雷鸣。几个同事迫不及待跳下水去,旋即又爬了上来。盛夏季节,那泉水却是寒彻刺骨,掬一捧入口,甘之如饴。清凉的泉水驱除了一天的劳累,我们清空了所带的瓶装水,每人带一瓶清泉水回到房间。

  夜晚未及细端,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急急跑去看泉,泉边的小石碑告诉我这里是金镜泉。旭日的阳光洒满泉池,波光粼粼,金晖闪烁,泉如金镜,名副其实。

  “百脉泉在什么地方?”

  正在洗漱的少妇,一手挽起如墨的秀发,一手指向日出的方向。我循着她的手指向东步行约五十米,终于见到了“空明通地脉,活泼见天机”的百脉泉。一处废旧宫殿的遗址前,一汪方圆半亩的长方形泉池,中架拱桥相通,池中鱼游藻曳,一串串晶莹的水泡从清澈见底的水中直上涌出,百脉沸腾,状如贯珠,历落可数。曾任济南太守的北宋大文学家曾巩在他的《齐州二堂记》中云:“盖历下众泉,皆岱阴伏流所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百脉泉属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泉水经石渠注入附近的明水湖中,我俯下身探试一下渠中的潺潺流水,依然是凛冽刺骨。后来才知道“百脉寒泉珍珠滚”是章丘八景之一。

  由于事急,我匆匆告别了百脉泉,心中却久久没有放下那“方池半亩水盈盈,萍藻交横彻底清”的一汪清水。

  从资料中获知,百脉泉为绣江河之源。为看一看流入绣江河的泉水是什么样子,有一次开车去济南,路过绣江河大桥,我不顾安全,把车停在济青高速的路边,跑到桥下去看绣江河的水,河水不大,有一点淡淡的鱼腥味,但依然清澈如初。

  我一直默默关注着百脉泉。后来听说因南部山区开矿,挖断了泉脉,百脉泉停涌了。再后来在《齐鲁晚报》的照片中看到干枯的明水湖底,一条张着大嘴的干枯的鱼,像是在控诉、在呐喊。我的心也沉沉的。

  百脉泉对我来说是一见钟情,那一汪清水让我魂牵梦绕。几年过去了,出差济南,闲谈中欣闻百脉泉复涌了。据说章丘市政府动用资金两千多万元,用进口水泥修复了损毁的泉脉。大自然的威力是巨大的,大自然自身却是脆弱的,我不由想起了黄龙景区那鬼斧神工的钙化堤,历经万年沉积而成,一旦损坏,无可修复。

  从济南返回的路上,我不顾天色已晚,驱车绕道章丘去探视那久违的一汪清水。泉水原址已建起了百脉泉公园,等我赶到时已近下班时间,在我的一再央求下,工作人员答应给我十五分钟的时间,我买了票急急跑进公园。与十几年前破旧的环境相比这里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居隆泉寺的百脉泉也得到了很好的维护。泉池改成了“品”字行,四周围上了高档的大理石护栏,周边围墙刻满了古今名人咏泉的诗句,北面的梵王宫也进行了重建。苍劲的“百脉泉”三个大字,依然镶嵌在北边泉池的壁上,泉水依然清澈凛冽,只是泉底的水草不见了,代之是五颜六色的金鱼和鹅卵石,名泉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却失去了幽古的感觉,似有淡淡遗憾。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与百脉泉阔别后的重逢竟是那样匆匆,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张照片,但我已经很满足了。

  直到2006年5月,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与《齐鲁晚报》社、章丘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百脉泉杯”魅力章丘国际摄影大展,我和博兴的几位“色友”应邀参加,再访百脉泉,才得以细细品味她那“一泓清沁尘无染,万颗珠玑影自圆”的独有风韵。

  那一汪圣洁的清水一直珍藏在我的心底,但从初始百脉泉的那一天起,就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惋惜萦绕在我的心头。那清澈的百脉泉水,经绣江河最终汇入了小清河。我在湖滨工作多年,每每走过小清河,望着那滚滚东去的污水,我一直在极力寻找,哪一滴曾是那清澈甘甜的百脉泉水?

  由此,也让我想到了青少年教育。我们常用泾渭分明来比喻界限清楚、是非分明,泾渭二水清浊异流,汇而不混,可是当你站在广袤的黄河入海口时,你还能辨得出泾清渭浊吗?在工作中常接触一些违法犯罪的青少年,认真分析他们走上邪路的原因,大多是交友不慎,是非不辨,盲目随从,最终断送了前程,甚至断送了生命,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同流而不合污是做不到的,要想不被合污,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同流!

上一篇:《南窗北窗皆是景》李彩凤

下一篇:《怀念父亲》 贾方团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