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岸上的老船》马永娟

时间:2019-02-1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对于那些古旧的事物,堆积的时光为它们涂抹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人常借助想象来追溯它的过往,赋予它一些“神”性,以增添它的文化底蕴和审美价值。就像在赣榆海头看到那残破的老船和那一堆老船木一样,撩起的是无边的遐想。

  那是一棵有着多少圈同心圆的大树,领受过多少大自然的阳光雨露?经过怎样能工巧匠的手,雕琢成了一艘渔船、商船、战船,抑或是画舫云舟?因为什么搁浅在季节的沙滩,又为了谁守望在岁月的河畔?是思念森林里的鸟语花香?还是向往海上的劈波斩浪?

  潮去潮来,无论哪个年代,对于靠海吃海的渔家,船就是衣食饭碗。每一艘船都维系着一家大小的温饱和希望。他们把船当成有生命的“木龙”,处处讨吉利,时时避晦气。每造一艘新船,木料都要精挑细选。只有楸木、铁力木、黄花木等具有良好强度、弹性度和伸展度的木材才能经得起海水的千锤百炼。造好的新船下坞,要取名、烘灯(即张灯结彩庆贺)、压船(留人在船上吃、睡,日夜不空船)。出海前的仪式也很隆重,猪羊牺牲、香烛炮仗都很讲究,拜神灵拜祖宗,拜龙王拜石干爸,祈祷出海一帆风顺,满载而归。船家的禁忌也很多。他们把船当饭碗,筷子是风帆,忌把筷子平放在碗上,因为有放倒桅杆的意思;天天吃鱼,忌说“翻”。一面吃完,不能说翻过来,要说掉个头,换个面;忌说盐,因为“盐”跟“淹”同音,还有睡觉不能趴着睡,女人不能上船等等。对这些禁忌的遵守,是对在“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滔天”的海上讨生活,“头顶血布吃饭,手插油锅捞钱”的亲人们平安的祈盼。还有那些商船,自秦汉起便有了海上丝绸之路。“舶交海中,不知其数”,运载隋唐的丝绸、宋元的瓷器、明时的茶叶,在广阔的洋面上纵横捭阖,那帆樯万里的壮观给寂寞的海洋带去了几多生气。沿印度洋、波斯湾、东非、欧洲构成的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与各国互通有无。肩负着商品贸易、文化交流、宗教思想交流和睦邻友好的使命,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和古代文明的传播。在世界航海史上留下一抹抹亮色,让东西方文明伴随巨大的商业利益进行温婉惊艳的对接。还有那些战船,那些画舫云舟,以及那穿过大运河到江南游玩的隋炀帝的龙舟,那穿过六朝金粉之地秦淮河的云船,载过多少文人墨客,歌妓舞娘,流光溢彩,洋溢辞章。如今,还能打捞起多少当年炫目的辉煌?

  帆来帆往,多少新船成了旧船。那被海水浸泡出的腥咸味逐渐代替了新木的清香。船帮布满海浪的吻痕,桅杆风化出裂缝,风帆如残破的战旗。船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步履不稳,速度也慢了下来。脾气暴躁的大海,随便闹一点情绪,船舱就要打上厚厚的木质补丁。撑不了多少年,要么沉入海底,要么搁浅岸边。

  时光流转,岸上的老船远离了大海的怀抱,变得了无生气,满是沧桑的躯体里埋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痛。那些散落成堆的船木,伤痕累累,沟壑纵横,满是铆钉的孔洞和海水冲击的印痕。因了海水长年累月的浸泡,散发着湿漉漉的气息,即便是烧火,也不是最好的柴火。可是老船,毕竟经历过沧海,搏击过风浪,承载过历史,创造过辉煌。任世事变幻,与人相伴、乘风破浪仍是它不变的向往。它在岁月的岸边执著地守望,期待因缘际会,重新找回失落已久的尊严和梦想。有着悠久造船历史的赣榆人,秦时便能早出技艺精湛的楼船,他们最了解船的心思。一个叫闫朝栋的有心人把那些个依然沿用凿榫打眼等古老技法做木工的手艺人组织起来,拆解老船,以船木原形为基础,保留船木原本的伤痕、沟壑和孔洞,精心设计、打造一些原始生态形式,自然色泽纹理,视觉温和低调的老船木家具来延续老船的梦想和辉煌,让它从容自信地回到人间,与期待的人再续前缘。

  岸上的老船,以新的生命形式续写着树的葱茏、船的从容和原木家具的厚重。远去的是岁月的痕迹,留下的是生命的传奇。

 

上一篇:《岁月的溪水边》 冯 伟

下一篇:《幸福树开花》 夏康全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