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忽有故人心上过——怀念老友王惠田》仇方晓

时间:2019-06-0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虹网 - 小 + 大

?  有一天,睡梦中,隐约见老友王惠田款款走来,正欲招呼,又忽然飘逝。猛地惊醒,记起惠田5年前已驾鹤西去,“忽有故人心上过”,一股人生无常的怅惘袭来,久久不能入睡……

  我与惠田结缘于对举重运动的共同挚爱。练不动了,便学做裁判,为的是能近距离接触举重。考国家级裁判的那点英语让我们好苦好累。郑州应试前,他邀我去了烟台家中,还请了位英文老师通宵帮我们临阵磨枪。他爱人为我们饯行时,戏道,祝哥俩赶考成功。3日考试下来,对完答案,知此番必中。又说起五位同学因考场作弊被取消资格的事,唏嘘之间不免忘形。哥俩钻进餐馆,一气喝了6瓶啤酒。自此结为莫逆,渐渐成为省赛裁判中的黄金搭档。

  惠田作裁判,从加杠铃片到作裁判长,无不认真尽职。差不多有20多年,我们每年至少两次相聚赛场,加起来有半个多月。有段时间,省赛裁判工作常由我俩轮流值长。尽管后来我晋升到国际级,在他面前我从不敢松懈。因为他的认真就像规则。规则面前岂能马虎!

  惠田是个把每一天都当好日子过的人。无论买菜做饭、弄花养鱼,生活中的琐琐碎碎,在他,无不充满美趣。这当然还得益于他的妻子,他俩夫唱妇随的和谐,庶几到了“举案齐眉”的程度。家中总是一室柔情,满堂笑语。每次外出,他的第一件事是先与妻子煲上一顿电话粥。我曾亲见到他在电话里完整地为妻子唱过一曲生日歌。惠田生活得很有情致。他喜欢各种小玩意,从花匠铲、老虎钳到杯盘器皿、陶艺雕塑、案头清供、挂件摆饰,每到一处,都会“淘”到一些,以此装点修饰生活,颇具精彩。有时候他还多买送人。我就得到一座树脂的孔子塑像。至今还摆在我的书橱里。惠田简直就是一部百科价目大全,好多商品都能做出价格比对(惠田是个不乏生活小智慧的人)。出于情谊,每次相聚,我至少会陪他梳篦式地逛一次商场。也是出于情谊,他也经常陪我逛书店。不同的是,我陪他,次次晕菜,悭囊不破。他陪我,却被传染,渐渐地买书成瘾。有一次,在济南英雄山地摊上,他一下子买了10本养生方面的书,说太喜欢了,回去送人。送我时还叮咛,要注意健康。每到一地,不管多忙,逛书店成了我们的“保留节目”。

  惠田还很喜欢照相(他是位很怀旧的人),记得他前后用过两架相机。每到一地,景点赛场,总见他照相,合影单照,一照一批。再见时,大家都会收到照片。见不到的,他会托人送去,甚至寄过去。我至少有近百张他拍的照片。前些日子,整理这些照片时,见到他的笑容,许多往事宛在昨日。如今却是天人永隔,不禁悲从中来。

  惠田是位体育老师,非常热爱这份工作。他常年担任班主任,为人随和,善结人缘,循循善诱,关爱学生,赢得了学生们的尊重。他有一个很厚的贴布封面的老式笔记本,上面记满了毕业生的电话。每到一地,他都要查着本子打好多电话。闻讯后,远近好多学生都会来宾馆找他。时不时还会搞个师生聚会。惠田力邀我参加过数次,殷殷同窗谊、拳拳师生情,让人动容。我在他家里见过一块小石板,上面刻着他用全班学生的姓名写的一篇“骈文”,虽然不尽押韵合辙,却也情真意切,别有风韵。他说那届毕业班每人都有一块。以勒石铭记师生情谊作为毕业纪念品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惠田极重情义,尤敬重师长。在省队时,他师从著名举重教练员姜洪明。退役那么多年了,依然时常惦念着姜老师。除了平时电话问候不断,但有机会去济南(就是路过,他也要在济南下车),都会在第一时间去看望姜老师,多半还要住下。在那里,惠田有说不完的旧情老话,一说就是半宿。俨然姜家亲戚。至今说起来,姜老师依然感念不已。

  惠田生就一副热心肠,是个感情很细腻的人,为人做事,举手投足纤细毕现。每次去烟台,什么时候家宴(每次他都要设家宴款待大家)、什么时候陪你出游,他都会躲开公干,安排得非常周全。有一年,济南全国比赛期间,我突发高烧不退,省体委领导派车送我去医院,惠田慨然陪往,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回宾馆时已错过饭点,他到餐厅央求人家做了一碗蛋花面,硬是逼我吃下,说能吃饭好的就快,好了咱们喝酒去。惠田平时不太饮酒,朋友相聚,却也能豪饮。为的是温润那份友情啊。如今,世间太热情的人未必是朋友。可是惠田对朋友的那种热忱、坦诚,让你俗念难生,连谢字都说不出口。惠田就是我不说谢字的朋友。

  2005年夏天,烟台全国赛事完后,他约了几位师友去他的新居一聚。我因急事要赶回青岛,未能赴约。握别时,惠田多生憾言,依依不舍。我笑着说,明年省运会就在烟台,把好酒给我留着。言罢,登车而去。不曾想,这一去竟成永别。

  惠田有一辆摩托车,驾龄有年,技术娴熟。对车呵护备至,擦拭保养得纤尘不染,配个零配件都一定要到专卖店寻找原装正品。有朋友去烟台,他总爱驾驶摩托迎送,每次都帮你戴好头盔,一路循规蹈矩,仔细得很。可是,惠田偏偏在上班的路上因车祸罹难,年仅57岁。离烟台一别仅半年多点。肇事者竟是他那辆心爱的摩托车。坐骑忤逆,妨主害命。天公如此不公,不假以寿,情何以堪!

  他零星读过我写的东西,表示很喜欢,鼓励我多写。还说,他有个学生在出版部门工作,以后帮我出本书,我只当是戏言(我哪是出书的主),便笑笑说,那就请你写序。如今,我书没有出,却在写怀念他的文章了。

上一篇:《文字》徐光华

下一篇:《最撩人春色》张昕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