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最撩人春色》张昕

时间:2019-06-0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虹网 - 小 + 大

?  我来到澳洲十五年,已是而立之年的我,因为少女时期在湖南老家听到过一次昆曲杜丽娘,之后这缠绵悱恻,浪漫柔情,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昆曲,便缭绕于我的内心深处。 现在一得点儿闲,便跟着它悠悠地唱:“嵌雕栏芍药芽儿浅,一丝丝垂杨线,一丢丢榆英钱,线儿春,甚金钱吊转。” 杜丽娘在她自家“姹紫嫣红”的花园里,“最撩人春色”中怀着情意做了一个春梦,梦中与柳梦梅相爱,梦醒之后不得见,她便为情而坚守她的梦,直至得了相思病,然后郁郁而终。四百年前的经典爱情故事,现代的人们听了,都还在唏嘘感慨不已。在澳洲听昆曲杜丽娘,每每听到“最撩人春色”,却觉得奇怪, 我来到澳洲的十几个春天里,都不曾体会到过。

  春天的澳洲,气候宜人,干净且漂亮。 高远的蓝天,矗立的松柏,踱着方步的鸟儿,争相竞艳的花朵儿。 各个不同的花园里,因为花园的主人们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所以也展现着各式各样的审美观点与文化:意大利人的讲究,法国人的浪漫,英国人的精致,澳洲人的随意。 但是澳洲的空气太过干净,缺少那种令人迷恋的泥土气息。 每年的春天里,我都会尝试翕动着鼻翼,深深地呼吸,想把泥土的味道从空气中小心翼翼地辨析出来,就像调酒师那样,但却闻不到,所以总是怀着一颗遗憾的心“寻寻觅觅无踪迹”。 我想澳洲没有最撩人的春色,是因为缺少泥土的气息。

  澳洲的花园没有“最撩人”的春色,抑或是人们缺少丽娘的情怀吧? 少了泥土的腥味儿,少了暖风习面,所以也就少了蒙胧的困倦,少了怀着春梦的主人公,少了梦境中惊人的生生死死相恋的浪漫爱情故事。 就像是中国的古诗词,翻译成英文以后,哪怕接近于“准确”,但却全然没有了古诗词的意境与韵味儿,恰似少了灵魂一般,让人读得索然无味。 所以澳洲的花园,虽然美得令人赞叹,流连忘返,但没有那泥土的芬芳,暖风习面的春情,爱与灵魂相结合的碰撞。因此漂亮得昭然若揭,一览无余。 没有了“春如线”的缠绵幽怨的“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的情愫,所以澳洲的花园,也就没有了“最撩人”的春色。 难怪英文的辞典里,甚至都没有这个词。

  如梦似幻的昆曲,常常用它那几百年前的柔婉清丽的水磨调感动着我,用它那袅袅的水袖牵引着我的灵魂,魂牵梦绕到在国内时旧式大院内少女爱做梦的时代。 此时虽然已是而立之年的女人,身在异国他乡,人生的酸甜苦辣什么都尝试过,但也从未停止过做梦。 好在澳洲的悠闲跟国内匆忙的现状相比,生活的节奏是慢了两拍,所以我总会有一时两刻的闲暇,伴随昆曲的悠扬,领悟昆曲里如影如幻的梦,回味我生活中已经实现的梦,憧憬着我生活中还有好多想要实现的梦。 现在还在梦中的我,在似醒非醒之间,与彼时爱做梦的少女,时空相隔几十年,峰回路转,百折千回,浮尘掠影,恍若隔世。 两个世界中的时空辗转与轮回,极像一个万花筒,把我人生中不同的回忆梦幻般片片切开,每一张不同的画面在绚烂的幻灯里颠来倒去。 记忆中斑驳的越来越斑驳,清晰的越来越清晰。

  记忆被切换到我的少女时代:我的父母退休前都是老师,而以前的老师是被要求住校的。所以我十八岁以前都是在一座旧式的经过改造的学校中缓缓度过。说它旧式,据说它是解放前一个唐姓的本地大地主家的宅院。 说缓缓度过,是当时生活的节奏很慢,单调乏味,漫长的学习时间与漫长的寒暑假漫无边际地交替着。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时代,记忆中的课本很乏味,灰色的生活没有颜色,甚至很无聊。

  宅子的庭院非常大,雕栏画栋,曲径通幽。儿时最深刻的记忆画面,只定格与牵挂了每一年的早春时节,前院中的一棵紫荆花树。某一天不经意之间,我会被它银装素裹之下雪藏的美丽深深地震惊:我突然发现被冰雪包裹的枝干的下方,隐隐约约地透着紫红的颜色,星星点点地折射冰雪的光芒。 此时此刻,第一次听到的昆曲杜丽娘从收音机里若隐若现地飘了过来,柔曼优美,一叹三咏,梦幻般地穿透雕栏画栋,她“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唱词在我的耳朵里萦绕。 婉丽曼妙的唱腔与我倒抽的冷气刹那间交织在一起,停留在我的喉咙与胸腔,我在寒冻中无法呼吸。 我一边听着曲子, 一边睁着眼睛挽留冰雪包裹的幽幽的紫色的花骨朵儿,我会生怕顷刻之间,到乐曲终了的时候,她们也会收起袅娜翩跹的舞姿,停留在枝干上,化为蝴蝶,离我而去!

  记得在那以前,我知道“春色撩人”出自陆游的诗句“桃花烂漫杏花稀,春色撩人不忍为”,但却不解其意。 虽然我从没见过杏花稀,但见过粉色桃花烂漫,金黄稻花逐浪。但愚钝之时就是不能理解春色还能“撩人”。 这种感觉跟后来在澳洲的感觉又是不一样的。 之后不久听到昆曲杜丽娘,它所描绘的深情动人至痛彻心肺的爱情故事使我懂得了丽娘的情怀。 从此我也深深地明白,陆游诗句里春色的“撩人”与丽娘的怀着春梦的“撩人”,应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吧!我无从知晓陆游当时的心情,可能是景色太美,引起了他的注意与兴致。而丽娘的,则已然是她自己有了“关关睢鸠”的感怀,她先有了“撩人”的春情,之后才会觉得,花园里的春色也是“撩人”的。

  多少个春夏秋冬轮回,四季变幻! 随着澳洲的春景又勾勒出了一幅美丽动态的图画,我的院里也不示弱地开满了争芬的杜鹃,冷艳的茶花,袅袅婷婷的兰花。我却屡屡思念起那株故乡的寒风中,被盈盈剔透的白雪半裹着的丰姿绰约的紫荆,凛冽中透着灼人的裹不住的娇艳。 多么撩人的春色! 我随即将“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改成:“满枝花梦栖雪意,含苞初放惹春情”。 昆曲中的丽娘,好似那棵美丽优雅的紫荆,亲切得就像我少女时的伙伴。 我是如此地被它当年的情愫打动,“杂英纷已积,含芳独暮春;还如故园树,忽忆故园人”。 思念的情绪因为那根植在遥远故园的紫荆魂牵而梦绕。

  那丝丝缕缕的春儿线“撩”出一幅花园里永恒的姹紫嫣红,“撩”出汤显祖脍炙人口的戏剧《牡丹亭》, 也“撩”出柔美的昆曲杜丽娘和她执著的爱情,更“撩”出人们久违的僵硬的灵魂,在如梦似幻的昆曲梦境里无限憧憬。爱情是由三个面的三维体组成的,一面是爱,一面是情,还有一面连现代人都一提及就羞答答的,是欲望。 我们不知古人对爱情的表达方式也是三维体的,通过杜丽娘的昆曲,隐晦着蜿蜒着缠绵着咿呀着。 但那五个字的唱腔确实表达人们最诚挚的三维爱情,那就是:最撩人春色。

上一篇:《忽有故人心上过——怀念老友王惠田》仇方晓

下一篇:《家务事》张月琴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