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旧地重游》黄传贵

时间:2019-06-09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虹网 - 小 + 大

?  多年来我一直有重回老厂去看看的愿望。那是我来澳找的第一份工。当年我借钱赶着留学大潮的尾巴来到澳洲时,墨尔本蓝领工作早让先来的几万中国学生占满了。而我既要挣生活费又要还债,急需工作,正处于“最苦的苦是无苦可吃的苦”的境况,因此对这份工感触最深。这么多年过去了,找工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记得我红着脸仓促地用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英语“I am looking for job”对老板说完,就准备回身而去。我难以承受这种近乎卖自己的心理压力,觉得自己正亲身实践着童年在小说里读到的那些卖身为奴或沿街乞讨的情节,更尴尬的是还卖不出去! 近两个月了,我已经听过太多的拒绝。没想到这次老板对我说“下星期三早上八点来吧,如果你愿意。” 我就这样有了工作。

  抱着还愿的心情今天我驱车直奔老厂。午后公路上车不多,天空多云。一路走着,我想那偏僻的地方肯定不会有太大变化。 城市建设一向是越繁华的地方变化越大,沒人愿意在偏远的地方投资。 过了港水站沿高速路东行,越来越证实我的判断: 瞧,还是那个加油站。往前还是西门子公司的四层厂房鹤立鸡群般矗立在路边。再往前还是那杂在工业区的几户人家。到了,还是那几家不大的厂子,那个老厂在最前边。 一切没变,时间在这里似乎凝固了。

  现在仍奇怪当初是怎么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的,站在这里伸手能摸到丹迪农山的鼻子。或许那时以为偏远地区人去得少,有工的可能性大吧。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并不正确。我在这里干了两个多月,每周只干一天。却遇到过三四次找工作的,有鬼佬也有同胞。

  就为这一天工,我早上不到6点就起床洗漱,匆匆吃完早饭,带上午餐去赶火车。先向北乘10站,然后换车向东20多站,出站再向东走半小时左右。干8小时活,下班再反序折腾一番,到家已晚上7点多。干一天老板给65元现金。

  为什么要回来看,为什么对这里情有独钟? 我沉思着站在路边看着前面夕阳笼罩下那陌生而熟悉的厂房,简陋,粗糙。说是厂,其实就是水泥板拼成的一个车间,前边隔出办公室、厕所。后边就是干活的地方。加老板才3个人,有什么好看的?

  严格说我的留澳生活是从这里真正开始的。无工时花带来的钱像个游客,在本地挣钱过日子才有扎根的感觉。每周仅凭这65元,我不但开销了日常生活费,两个月下来还存200元。当时生活的艰苦非过来人难以想象。衣食住行是这样安排的:穿的、用的不是从国内带来的就是捡的,绝不买;购买食品遵循简单原则,在最便宜的时间、最便宜的地点买最便宜的东西。我们8个人合租三室一厅的木板房。捡来的床垫放在地板上当床,弹簧早已失去张力。躺在床上从板缝外望能看到屋边的小草。夜里睡觉冻得我盖上夹克、毛衣等一切可保暖的东西。乘车上的省钱方法在此从略吧。

  在这里我才接触到市场经济。不像在国内读小说,看电影所了解的那样,老板想着法剥削,工人变着招反抗。而是你挣了钱他完了活,双赢。互相客气得很。西方简单的人际关系令我惊叹:雇人既不问身份也不要档案,能干就行。计划经济的中国一切由政府安排,要求个人像螺丝钉一样拧在工作岗位上,毫无活力。这里一切以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调节,有活就干,没活走人。“经济起飞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劳动力自由流动”。两个月后没活了,我满怀信心地另去找工。在这个小小的厂子里工作的不长时间,我悟通了“找工不是卖身要饭,是劳资双方的谈判”,对市场经济的澳洲有了初步了解。

  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厂了。澳洲就这样,小生意做大了换大厂房,做倒闭了关门走人另图发展。铁打的厂房流水的商。不仅劳动力自由流动,资本更是自由流动。

  我压住了敲门问的欲望,没有必要。我现在知道我是来找当年的自己,是回看那个从东方初到西方,从计划经济冒失地闯入市场经济的人如何融进这个社会的。在社会底层,在没有任何社会保障,语言不通,手艺全无,连身份都属非法的情况下是怎样生存的。此时我豁然明白为什么父辈那些老革命愿意回延安、井冈山看看,兄长辈、老知青们返城后又去拜访当年的插队村。我们或许有同感吧?

  该回去了。 我对沉浸在回忆中的自己说。 云淡天高,夕阳照在车里暖洋洋的。回家路上万千感慨纷至沓来:唐朝韩愈曾上书皇帝,说自己像困在水沟里的龙,一旦进入大海才能有所作为。在当今开放的社会,真正的龙自己就能找到大海,在奋斗中求得发展。我们这帮当年的留洋知青们尽管大部分被迫放弃国内不错的专业而一切从头开始,尽管后代时常嘲笑我们那生硬的中国式英语。然而不必抱怨生活,我们失去了许多同时也得到了许多。我们为下一代打好了经济基础,我们对东西方的文化异同有亲身体验。最重要的是当生活的巨变把我们逼到绝路时,我们各自创造出生存发展的空间而没被生活压倒,这本身就是成功。简言之,我们自己找到了大海。

  太多的回忆,强烈的感受令我心神不定,以至行车路线时左时右,后边车辆几次鸣笛警告才使我收敛脱缰的思绪把稳方向盘。还好,安全到家。把车泊进宽大的车库时,我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当年这里能住三四个人呢。

上一篇:《石头记》许宝镇

下一篇:《韩国见闻》马彥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