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洋人戴亮的三大发现》朱大路

时间:2019-06-12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虹网 - 小 + 大

?  搞科研,重在发现,不然,就是“拿了经费吃干饭”。写诗歌,贵在发现。不然,笔底下流淌的,全是押了韵的陈词滥调。闻一多的诗,就注重发现,有一首题目就叫《发现》,开头两句是: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这是他1925年,抱着满腔希望,回国后的发现:到处是“恐怖”,“噩梦挂着悬崖”,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诗人的悲楚与失望,溢于言表。

  做人,其实也讲究发现。

  法国人戴亮,近年有不少发现。虽然,不能凭这些发现,去摘取奖项,但至少说明,他是在用心生活。用心,就能有发现。发现,能让人从自发状态,进入自觉状态。

  上海《新民周刊》是我喜欢的一本周刊,把此公的新发现,亮了出来。我一归纳,大致有三项。

  第一项发现:如今老外在中国,跌价了。从“高贵”,变得“平常”了。

  以戴亮自己为例,2000年到上海留学的第三天,就有一家演艺经纪公司,招聘他做兼职演员。凭洋人面孔,帅模样,会普通话,便轻松通过面试,参加演戏了。从此片约不断。“处处受优待,处处被照顾,还能赚不少的外快。”甚至在上海繁华的静安寺街头,他看见了自己做模特的广告。“曾有一段时间,自己真的有些迷惑,生活变得‘太简单’了。”他说。

  欣欣然,有点“当贵宾”的感觉了。

  然而,近几年,“再没有人找他当模特”,“中国人开始区分,这个老外是唱歌的,不是当模特的。”参加演出时,戴亮被要求唱中国歌曲,再来一段“绕口令”。戴亮不喜欢自己被当成“道具”使用,而希望唱自己用中文创作的带点摇滚风的歌曲,却让导演不满,戴亮只好妥协,“唱一首中国歌,再唱一首自己的歌。”“贵宾”地位,不复存在!

  于是有了第二项发现:如今老外在中国,难混了。从“如鱼得水”,变成“充满竞争”了。

  据《新民周刊》报道,戴亮在上海管理一个非营利机构,如果他现在需要招聘一名职员,打算每月付5000人民币元的工资,他就会录取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更了解自己的祖国。有个法国女孩,来戴亮这里,实习了没多久便回国了,很显然,她在中国没有优势,不如回国更自在。老外想在中国立足,需要与中国人竞争。

  第三项发现:如今中国人对老外的态度,从“感性”变得“理性”了。

  戴亮说:“外国人在中国的境遇,与中国人的态度有很大关系,而中国人如何看待老外,取决于他们怎么看待自己。”

  我不认识戴亮,否则,我会当面对他说:“你这第三项发现,含金量更高,决定了前面两项!”

  过去中国人看老外,是抬起头,仰视的。总觉得,老外在山顶,我们在山谷,唱歌比我们受过美声训练多,走T台比我们更具范儿。而如今平视了,上海话叫“脚碰脚”。正如戴亮所发现的,“现在,一个老外来中国,如果他没什么本事,他就什么都不是。”不像以往,哪家娶个洋媳妇,祖宗八代都沾上仙气。

  如今,每逢周六周日,我都会打开江苏卫视“非诚勿扰”节目,看孟非怎样替男女嘉宾搭“鹊桥”。“孟爷爷”态度公正,对中外嘉宾“端平一碗水”。嘉宾中的老外,并非每位都吃香,有些鼻子高高的,牵手率似乎也高,结果几盘录像一放,照样灭灯到零,碰一鼻子“灰”,想“起死回生”也没门儿。这表明,台上二十四位漂亮的单身女生,其首选,不是鼻子的高,眼睛的蓝,洋装的挺括,而是人品的端正,性格的般配,习俗的融洽,文化的和谐。说得再雄浑一点:西方的金融危机,经济萧条,与中国国力的强盛,经济的崛起,两者之间的落差,带来了价值观念上的微妙变化。

  《新民周刊》关于戴亮的报道,安了一个有诗意的结尾:“采访结束,戴亮跨上白色助动车,融入上海淮海路涌动的人潮中,随着中国社会的开放,老外注定越来越‘平常’。”

  戴亮的背影,让我的眼突地一亮。我有了一个新发现:老外的“平常”,映现出中国社会的“不平常”、中国人的“不平常”,中国人比以往更成熟了,更强劲了。这样的民族,腰杆笔挺,谁敢小看?

  倘若闻一多的那两句诗,用来表达我今天的发现,似可改成:

  我来了,我喊一声,绽着笑窝,

  “这就是我的中华,不错,不错!”

上一篇:《这条小河》于振坤

下一篇:《老黄》杨延斌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