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珍藏的爱》高洪义

时间:2019-06-12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虹网 - 小 + 大

?  在我的书柜里,珍藏着一瓶茅台。

  距今,它被我珍藏已有二十余年了。那是一位女学生于一九九四年元宵节过后不久送给我的。

  刚才,我又把它从书柜中极小心地取了出来,在包装盒的外部早已凝聚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这些灰尘,是在三年前我将其用塑料袋包上之前就已积淀上的。在将其再包装起来时也未把那灰尘擦掉,既是借以显示它的老道,同时,也怕在清除灰尘时把它原本的纸包装盒弄破了,会失去包装的原样。

  有些无聊之极的我再次把它打开,查看一下它的生产日期,唯恐自己忘了。那日期是:910205,即一九九一年二月五日生产,比我参加工作的时间还要早半年。至目前,它早已成了我的宝贝,是我最为贵重的收藏品。尽管同学的朋友(据说是中国某一著名画家兼书法家的关门弟子)赠予我的那幅由他自己书写的“天行健”字幅可能要远比它值钱,不过,它挂在我心中的时段要远远长于那幅“天行健”。

  该女生是我曾教过两年的学生。她将它送给我时,嘴上说的是想让我关照一下她弟弟。她弟弟与她一起上的地区技校,不过,她姐弟二人不在同一个专业。她弟弟很调皮,还不爱学习,每学期的成绩都很差,她怕弟弟不能按时毕业。当时的技校生基本上还可以安排工作,她更怕弟弟为此耽误安排工作。

  那时,我在教务处。她知道,我与她是同县的老乡,并且,我的一个远房哥哥与她爸同在县工商局。

  她将它送到我住处时,我真不好意思收下。我说,这太贵重了。

  那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四五十,一瓶五十三度的贵州茅台最起码也要六七十元的。

  看我真心婉拒。她便很坦诚地说了,反正,也不需要花钱的,是人家送给她爸的。他爸喝了,也就喝掉了,还不如顺便让我也尝尝。

  她说得真是入耳,也近人情,还适度。

  既然她的话已如此,我只好收下。别管是笑着纳,还是心另有猜想,她莫不是还有他求吧。

  那日她还说,她毕业后准备分配到市区工商银行,她家人早就开始给她活动了。等她一毕业进了工行,立马就给我介绍对象。她说的是真的,一点也不撒谎。

  那时,我确实还没有可公开亮相的对象,对她的话我真是心存感激。

  不过,我觉得她说这话时很费力,几乎是从她嘴中一字一字地迸出来的,而且,她的脸被憋得通红。

  我那时住着一个单间,房间的大部分被我自己订做的那个宽大的席梦思床占去了。说那话时,很忸怩,她是半躺在席梦思的西头还捂着大半个脸的。

  我知道,她的话中有话,她肯定不只是来求我关照她弟弟。此前,我已查过她弟弟的成绩,也已将查得的结果告诉了她,他不曾挂科。只要本学期不挂科,应该能按时毕业的。她很可能是借着求我给她弟弟帮忙,来拐弯抹角地向我传递心音的。

  她是一个很漂亮,也精明的女孩子。自入校起,她一直都当着班干部。我是在她当班干部后,才认识她的。毕业时,已是一十九岁的她,身体已很丰满,很惹人喜爱。对她,我本就不讨厌。要不,估计她也就不会再向我去做那旁侧敲击似地表白了。

  一个女孩子能主动说出那样的话,她确实需要鼓起勇气的。

  我并不木讷。

  想着可能是她要自荐,我便立马应承下了:那好呀,就等着你吃大红鲤鱼呢。

  即使将来被介绍的,不是她,也没关系;纵使以后,她不给介绍,也无所谓,不过,人家的这片心意肯定是要领的。

  当时,我要是一口回绝了她的话,肯定不只是会让她很尴尬,而且,也要把她的心给伤透的。

  她毕业两三个月了一直都没音信。那时基本还未普及手机,更别说是QQ这个新生代了,想联系她还真不容易,我真以为是她食言了。

  当年十月下旬,在一家银行的营业网点很偶然地遇见她时,她很害羞地告诉我:“我没能进到工行,去了一家企业。想给你介绍对象,也介绍不成了。”

  在等她介绍对象的期间,有人已帮我介绍了一个。碰巧的是,我的对象就在我们相遇的那个网点上班。她所在公司的基本账户就在那里开着,做财务的她要经常与我对象打交道。但,我没给她明确说过我对象的事。

  毕业半年后,我再次遇见她时,她已嫁人了。她与老公均在那家企业。

  说真巧,也真怪,我的女儿与她的儿子在学前班、小学均是同班同学。这是否只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城市太小,很容易就能碰到。

  在她儿子六七岁时,她老公骑摩托车时被甩折了腿,后成半身不遂,几无自理能力。她所在的那家企业早就破产了。

  自女儿小学三年级以后,就很少再与她相遇过,因为此后我很少去接女儿了。至今,已有十余年。也不知道后来她的生活如何?

  尽管城市不大,可真要是去找一个并不知道具体居住地址的人也是很难的。

  或许,她会生活得更好,她是一个比较乐观,而且也有上进心的人。

  每次看到被我用塑料袋紧紧包裹着的茅台,难免都会让我很暖暖地想起她,发自内心的。偶尔,我还会晃晃瓶子,听听那里面茅台液的晃动声,就像是想听她的声音一样很专注。

  几乎是在听声的同时,嘴角不觉就流出了涎水,可是每次都决意要将它留存下去。

  酒,是越藏越香;情,则是愈念愈长。

  我书柜里珍藏的茅台,其实是珍藏着一份很真挚的爱,而这爱与那茅台一样都不能轻易打开。

上一篇:《哑子》李斌

下一篇:《故乡之音》牛良珍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