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心情散文 > 文章

梓 乡

时间:2019-01-20    点击: 次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华人彩 - 小 + 大

  爸妈来到北大荒的时候已有四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上面还有俩姐姐,一个哥哥。到了这里又生了四个,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在这里没有一个直系亲属,八个孩子长大后有了八个家庭,这就是全部的亲人了。爸妈六十多岁时就被孩子们接到了县城,每到周末就都聚集在
  爸妈身边。爸妈也习惯了周末期待着孩子们的到来。
  现在,爸妈离开我们已经七、八年了,二弟家就成了兄弟姐妹们的聚集地。他家在乡下有个生态园,尤其是夏季,那里就是最好的避暑之地了。在林荫道上走一走,尽情呼吸着新鲜空气。从园子里摘下黄瓜,西红柿,到井边洗洗就吃。那种感觉就是小时候爸爸浇园子时
  ,我们摘了黄瓜,在水阳沟里洗洗就吃的感觉。满嘴、满心都是不染尘埃的清香。
  老家离北园生态农庄只有几里路,每次去北园都要绕道去趟老家看看。虽然那里已经没有了亲人,但还是想回去。停下车,在曾经住过的那座老房子前后转转,偶尔会请示房子现在的主人,进屋看看。看看妈妈那个壁橱、窗户、灶台、土炕,每样存在的东西都一一看个
  遍。说着那个火炕当初是如何不好烧,到处冒烟。那个柜橱里放着好吃的东西,闻着都想流水。但是妈总是在特殊的时候才拿出来给大家分了吃。园子里爸栽的果树已经所剩无几,是新主人经营不善?还是果树也思念栽培它们的人呢?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用砖砌的
  小花墙还在。摸一下,很亲切!坐在上面,热乎乎的,一直暖进心里!
  为了不打扰房子现在的主人,兄弟姐妹们更多的时候是开车到村子的南山坡或是北山坡,下来走走,站在山上看看自己生活的房子、树木、村子,还有那所已经变成了住户的小学。一起回忆哪个胡同是每天羊群经过的地方,哪个山坡是经常放鸭子,放猪的地方。哪块地
  是咱家的一等地,二等地。然后一起爬小时候经常爬过的山。每年会有很多次这样,悄悄回去,又悄悄离开。
  爸爸是老高三毕业生,据妈说,爸在县城读书,考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因为爸爸早婚,当时大姐都一岁多了,守寡的奶奶没能力再供爸读书,也就没有机会进大学了。所以爸心中有个读书情结,他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到孩子身上。但是他从来不会强调孩子们要好好读书。
  只有一句话,“不好好读书,就下地干活。”
  家里有好几十亩地,爸起早贪黑地上地里干活,妈包罗了所有的家务。地里的活爸一个人肯定是干不过来的。从春一直到秋,爸都会在地里忙。草锄了一茬又一茬。直到放暑假了。绿豆地里的草比豆苗还高很多。真像陶渊明描写的那样“草盛豆苗稀”。孩子们放假从来
  不敢耽搁,回到家放下行李,马上到田地里拔草。那个时候大哥和大姐、二姐都成家了,就剩下我和三个弟弟一个妹妹,每天早早起来,吃过饭,大家赶紧上山,拔草、耘地、给向日葵打岔子。最难的就是拔绿豆地里的草了,天热的要命,蹲在地里拔草,汗水和着泥土
  从胳膊上流下来,后背晒得起了泡。偶尔,小路上会出现卖冰棍儿的,二弟弟掏出皱巴巴的几块钱给大家买几根冰棍。现在回想起来,那冰棍儿咋那么好吃,就是现在最好的冰激凌也吃不出那样爽的感觉。
  中午回到家,弟弟妹妹们都在院子里的洋井边上脱掉满是泥土的衣服,挂在树上。人洗个干净,然后进屋吃妈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妈总是做最好的东西慰劳孩子们。而她只是坐在旁边,一直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吃完饭妈总是说:“快去躺一会,好好歇歇。”炕太小了,
  弟弟们就把门板拿来搭成床铺睡觉。午睡时间很短,还没有歇过来,就又到了上山的时间。从炕上爬起来,全身没有一处不是疼的。那个时候就发誓,一定不回来种地!
  一个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念书的都准备回自己的学校。临走,爸会说,“想念书就好好念,要饭也供你们,谁不想念书就回来,帮我干活。”妈送我们到大门,温和地叮咛着:“快好好念书,可别当这庄稼人,累死。”然后转头对我说:“别像你妈这样,没念书,围着
  锅台转一辈子!”爸妈说话方式不同,但他们的用心我们都懂。
  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没有一个让父母失望的。而爸妈却因透支了健康,早早地离开了我们!一想到这儿,总有一种不能自己揪心的疼!
  记得爸妈生前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这辈子没攒下什么家产,就攒下这八个儿女!”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眼睛里洋溢的都是自豪!

上一篇:边塞风情

下一篇:柳绿间的那抹桃红

备案ICP编号  |   QQ:1000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hrcp1888.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